立即策马回到阵太史几秒将想要立即弯弓搭箭射

小编:大汉冀州,清河郡,寒冬已深,刺骨的寒风凛冽的吹过华北的大平原上,草木枯枝早就已经被白雪覆盖,寒风吹过,吹起来的也是一阵阵的雪花。 俗话说霜前冷雪后寒,一场小雪过后,

  大汉冀州,清河郡,寒冬已深,刺骨的寒风凛冽的吹过华北的大平原上,草木枯枝早就已经被白雪覆盖,寒风吹过,吹起来的也是一阵阵的雪花。
 
    俗话说霜前冷雪后寒,一场小雪过后,则会寒风更加的逼人,温度已经到了零下,就连山中披着厚重的毛皮的动物们都已经不敢再从自己的窝里面出来,但是这天下悸动的人们,寒冷根本无法阻挡他们的欲望,攻伐侵略,也不会因为节气而改变。
 
    就在这白色居多的平原之上,两伙兵马缓缓而来,列阵排开,架势摆足,大战一触即发。
 
    “子义!别来无恙!”两军阵前,一人缓缓而出,冰冷的面孔不比这四周的寒冬暖和多少,对着对面为首之人拱拱手,喊了一声。
 
    就看对面那人策马而出,立在他对面,凝视这那张冰冷的脸。
 
    “哼!”一声冷哼,那人愠怒的对那张冰冷的脸道:“你还有脸出来啊!难道就不怕老天爷劈下来一道雷,劈死你吗!”
 
    赤裸裸的诅咒,但是说话那人都觉得这样的话稀松平常,根本无法自己解恨。
 
    那冰冷的脸无动于衷,依旧很是淡定的说道:“我怕什么?我追求我想要的!难道不对吗?当年主公就教会了我,一定要有追求!”说着,那冰冷的脸上又为微微变色,就连对面那人,脑海里面也是立即脑补出来了那一副画面,那张痞子的脸,很是俏皮的对接个人笑着说道:“这个人啊,或者就要有点追求!”
 
    但是对面那人想到一般,忽然怒吼一声道:“难道主公交给你要求追,就是要你背叛吗!你这个畜生!猪狗不如的畜生!”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对面那张冰冷的脸缓缓的说了一句,微微晃了晃脑袋,呼出了一口水汽,道:“只要最后能赢,就算我真的当了畜生又怎么样?”
 
    “你……”对面那人气急,没想到自己从前那么熟悉的一个人,竟然成了今天这个样子,微微一愣,诧异道:“许亮!这么久不见,没想到你竟然会变得让太史慈完全不认识了!”
 
    仇人见面,本来是分外眼红的,作为一个背叛者,还有一个忠诚的追随者,许亮和太史慈一见面,都有要以最快速度杀了对方的心思,但是他们忽然觉得,他们有些话要对对方说,打不打是另外一件事,谁赢谁输也是另外一件事,但是心中的话,必需要让对方知道,要让对方明白,所以才会如此淡定的在两军阵前,缓缓上前对话。
 
    许亮依旧是那一张冷冷的面孔,看着已经眼睛通红的太史慈,不紧不慢道:“子义,我不是变的让你不认识,我确实变了,我的改变,是因为我以前太傻了!”
 
    太史慈愤怒的喝道:“主公对你不好吗?何时怠慢过你?你这样还背叛主公,主公连幽辽二州都给了你,你竟然放过来自立攻打主公,你就不怕老天都不放过你吗?”
 
    许亮很是淡定的说道:“不错!主公对我确实不错,但是,我现在可以拥有他可以拥有的一切,我为什么还要叫他主公呢?幽辽二州,我用都是在这极北苦寒之地,守着那些野蛮的胡人,而你们呢?主公带着你们下中原享福,你们一个个一场一场打仗下来,名震天下,何人不知道你东莱太史慈,但是我许亮呢?永远的都是他李林的看门狗,给他看家护院,我一年大小几十场恶战,但是这天下人谁知道我许亮的名字,就算是知道,也不过是说了一句是李林忠实的守家奴而已!我永远都是在那大北边,连个人烟都没有的地方,跟那些连话都说不明白的胡人作战,而你们却可以成为名镇中原,横扫北方的勇将,我比你们差吗!凭什么!”
 
    “你……你他妈给老子闭嘴!”太史慈是真的没有想到,许亮竟然会因为这个原因背叛了李林,不错,李林确实很少吧许亮待在身边,到那时这正是对许亮的信任,连自己起家之地的幽辽,都是可以全部交给许亮,李林信任许亮的能力,也信任许亮的忠心,但是李林想错了,你对一个人全心全意的给予,有时候却恰恰得到了对方的痛恨,因为你不知道他要得到的是什么,你给了他不需要的,却在他最需要的地方,你却给了别人,给了一个跟他出于同样地位的人,那他看在眼里,就会对你更加的仇恨,你以前对他的好,也会变成你对他的贬低,你对他的不信任,而许亮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太史慈惊愕的看着许亮,刚才的最后两句,许亮已经变成了咆哮,眼睛也已经发红,铁骨铮铮的汉子,竟然因为这样而欲哭无泪,太史慈面对着这样的许亮,心中满是不解和迷惑,为什么,为什么你许亮就这么傻呢!
 
    太史慈缓缓的平稳了下来,幽幽说道:“你以为主公对你不好吗?主公将自己的家都给了你,而带我们东奔西走,不错!这么多年,我们确实得到了不少的名声,但是这么多年,我们跟随主公,从辽州打到了幽州,从幽州打到了冀州,从冀州打到的中原,一路的奔波,难道这就舒服吗?难道这就是你愿意得到的结果吗?有那么多的名声有什么用,我们兄弟的情义什么能换得了!难道你与主公的情义,还不如你那个破名声!”
 
    “够了!”许亮忽然爆喝了一声,打断了太史慈的话,面色有恢复了刚才的冷若冰霜,长吸一口气,缓缓道:“事已至此,我无话可说!”
 
    太史慈心中却是已经有些不忍,眼前之人,可是自己以前最好的兄弟之一,而他的身后,那些士兵,那些如今自己的敌人,都是幽辽子弟,可都是本来属于自己一方的兵马,但是现在,同为胞泽,却要拔刀相向,输死搏斗,太史慈真的是有些做不到,做不到!
 
    太史慈看着许亮,有些试探的说道:“许亮!你……你投降……我……我跟主公好好说说,只要你投降,主公不会对你狠心的!许亮!难道你就这么执迷不悟吗?主公没死!他没死!这天下何人是主公的对手,主公赢定了!你难道真的要跟主公作对?许亮!主公你还不了解!他对自己的兄弟什么样你不知道吗?许亮!回头吧!你身后可都是我们幽辽的子弟,我身后的不少将士又何尝不是,难道你想让他们自己人互相残杀!许亮!回头吧!回头吧!”
 
    许亮听了太史慈,好似是一副早就料到太史慈会这么说的一样,听着太史慈咆哮一般的劝阻,许亮面色不变,依旧冷峻,缓缓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后的兵马,再看了看左翼,那是鲜于垠的兵马,那小子还在一直在翘首看着这边,心中还在纳闷,为何许亮还不下令开战,更是担心,许亮会临阵倒戈,反过来给自己一刀,所以早就已经偷偷下令,看到时机不对,立即撤退…………
 
    许亮扫视了自己身后一圈,又转过头来,看向了太史慈,缓缓摇摇头,道:“子义,我……已经无法回头了!要战!便战吧!”
 
    “许亮!你……你这是在找死!”劝解无效,太史慈心中挤压了半天的愤怒爆发了,满脸的狰狞的看着许亮低吼道。
 
    许亮依旧是无所谓的点点头,道:“可能现在……我死了……比活着更加的舒服吧…………”
 
    太史慈忽然爆喝一声,道:“那就战吧!最后赢的,一定是主公!”
 
    “来吧!”许亮轻轻的说了一句,立即策马回到阵中,太史慈盯了许亮几秒,将想要立即弯弓搭箭射死许亮的心思放了下来,也是立即策马回头,进了自己本军大阵。
 
    “咚咚咚…………”
 
    “呜呜呜…………”

当前网址:http://emysoft.com/a/qianxicaipiaoguanwangshoujiduan/20180527/12.html

 
你可能喜欢的: